最新消息:

说说晕车那些事儿

晕车贴 齐鲁漫谈 101浏览 0评论

我曾经认为,晕车是世界上最难受的事,胃里翻江倒海,车又总到不了终点,一加速一减速随时都可能吐上来。真的要吐了,就得准备好塑料袋,要多尴尬有多尴尬。

八十年代我在泰安实习,住在八十八医院附近。有一次去近郊的北极坡镇出差,回来的时候,可能午饭吃的大葱豆腐炖肉有点油腻,上车没一会儿就吐了,强忍着到了南关,实在坐不下去,我就下了车自己步行回去。结果路不熟,走到一个镇子,叫上高镇,原来方向走错了,来回多走了十几里路。

还有一次去平阴,同学给支招,说可以坐火车坐到肥城湖屯,然后再坐汽车。果然,火车上不太晕,但到了湖屯转乘汽车,刚跑了几公里又吐了,让司机停下来,走了得有二十里路才走到平阴。

去东平湖搞社会调查,住到县城里,每天坐一个破旧面包车去湖区镇村,忽上忽下的机耕路,颠簸不平,十几天的时间,每天都得吐一次,简直把苦胆都吐出来。

晕车这事儿,有个条件反射。坐车晕车时有汽油味,结果以后闻到汽油味就晕,有一次路过一个修车的地方竟然吐了。看到汽车站,甚至想到汽车站就晕。后来有个女同事说得更悬,说她坐车晕车时坐的软座,以后一坐沙发就想晕。

参加工作后,虽然对坐车心有余悸,但没办法,该坐还得坐。那时经常下车第一件事,跑到个路边找能吐的地方吐一吐。不过我那时有个好处,别人晕车都一天半天缓不过劲儿来,我是吐完就没事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有时吐完在街上买个甜筒冰淇淋,吃了就觉得胃里爽快了。所以晕车再厉害,也没吃过晕车药

慢慢的,竟有点适应了。坐大巴公交不晕了,然后坐单位的吉普车也不晕了。但单位换了桑塔纳,一坐桑塔纳就又晕。以至于我对这车特别有成见。后来发现,坐更好的车晕得更厉害,原来是密封性好的原因。

好在是最后基本上坐什么车也不晕了,只是赶上身体状况疲劳,或者上庐山那种四百旋的盘山道,还是要晕的。学会了开车后,开车从来没晕过,感觉是在驾驶座比较能容易掌握身体平衡,不容易被甩动的原因。再坐大巴去有盘山道的地方,我就坐在司机后面,随着车的晃动,身体像司机一样提前做出反应,竟然真没再晕过。

转载请注明:晕车中药网 » 说说晕车那些事儿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